您現在所在位置 >> 首頁 >> 新聞資訊

hot news

新聞快遞

新工業革命來襲 中國制造將發生巨變
來源:富田電機,中國電機網 發布日期:2015-07-28 點擊率:1884

工業4.0不僅為中國的工業生產提供了一種全新思路,而且與中國國策“兩化融合”戰略不謀而合。新一屆中國政府鼎力推薦工業4.0,工信部快馬加鞭制定“中國制造2025”,都是為了使工業4.0能順利落地中國,并開花結果,升級“中國智造”,調整就業的結構性失衡。中國版“工業4.0”——“中國制造2025”是我們未來十年的國之大略。


  新工業革命來襲 中國制造將發生巨變

  “工業4.0”是一場新工業革命

  在普通消費品領域,“中國制造”早已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,但在非消費品制造領域,除了一些低附加值產品,中國制造的亮點乏善可陳。作為制造業強國的標志,中國在高精度工作母機制造、精密儀器制造、高精度零件制造、新材料、新能源設備制造等領域核心制造能力上才剛剛開始發力。

  可以說中國制造的上半場比賽打得很漂亮,但下半場比賽的難度要大得多。把經濟轉型的期望都放在發展現代服務業和高科技帶來的新業態上,既不現實也不可能。國家安全、經濟發展、就業等各種因素都要求中國在高端制造業上有所作為,這是一場硬仗,是中國從肥大到強大的必經之路。

  幸運的是,一場制造業領域的巨大變革正在襲來,給遭遇兩面夾擊的中國制造業帶來了全新機遇。在焦慮的同時,新刷出的起跑線給中國制造業帶來的是悸動和亢奮。這就是被稱作“工業4.0”、第四次工業革命”或“兩化融合”的一場新工業革命。

  德國在《保障德國制造業的未來:關于實施工業4.0戰略的建議》中,將隨著信息技術與工業技術的高度融合,在制造領域形成的資源、信息、物品和人相互關聯的“虛擬網絡與實體物理系統”定義為工業4.0。

  雖然這只是一個工業4.0的最初級應用,但我們從中足以看到中國本土企業在傳統制造業改造上的希望。

  正在編制中的“中國制造2025”是升級版的“中國制造”,也是中國版的工業4.0。作為新興工業國家的中國要后來居上,實現跨越式發展,發展方式必然是一個“并聯式”過程,也就是工業2.0、3.0、4.0同步發展。

  工業3.0時代,制造業的競爭力多來自于大企業的高額技術、設計投入和全球化的大規模經營、標準化制造所產生的品牌效應。而在工業4.0時代,變革將發生在從生產到銷售的每個環節,將帶來企業生產、經營、管理模式的全面變革。工業4.0將更趨向于生產的分散化,目標是建立高度個性化和數字化的產品與服務新模式。

  在新的生產模式下,本土市場、服務精神、互聯網的普及程度等因素的權重將提升,而中國企業的后發優勢在新的競爭環境下將進一步凸顯。大眾創新,萬眾創業的熱潮加上中國已有的工業化和信息化基礎,在工業4.0時代逼近的時刻,中國制造業應該從困頓焦慮中看到機遇。

  牽手工業4.0不能盲目跟風

  東莞工業企業掀起大規模的“機器換人”,試圖在以智能制造為主導的工業4.0時代搶占先機。那么,經過30多年與國際接軌的快速發展,對于工業4.0,應該如何評價東莞工業企業目前所處的位置?

  十八世紀引入機械制造設備定義為工業1.0,二十世紀初的電氣化為工業2.0,二十世紀70年代的生產工藝自動化為工業3.0,智能制造為主導的是工業4.0。一位業內權威人士日前表示,東莞工業企業剛剛跨越工業2.0,正在接觸和慢慢消化工業3.0。現在,已經喊出要進入工業4.0的口號,這種跨越式發展,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據了解,“工業4.0”項目主要分為三大主題,一是智能工廠,重點研究智能化生產系統及過程,以及網絡化分布式生產設施的實現。二是智能生產,涉及整個企業的生產物流管理、人機互動以及3D技術在工業生產過程中的應用等。三是智能物流,即通過互聯網和物聯網,整合物流資源,發揮現有物流資源供應方的效率。歸根結底,工業4.0就是一個通過人、設備、產品的實時聯通與有效溝通,最終實現生產者和消費者直連狀態。

  德國提出的工業4.0概念,其核心理念是通過工業互聯網和物聯網等技術手段,實現數字化信息與物理世界完全融合的信息物理系統,從而讓整個工業生產流程深度智能化。而4月下旬正式印發的“中國制造2025”規劃也強調,“中國制造2025”要順應“互聯網”的發展趨勢,以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為主線。因此,傳統企業牽手工業4.0,絕不僅僅是生產線上的事。

  互聯網制造時代仍需工匠精神

  《中國制造2025》提出,堅持“創新驅動、質量為先、綠色發展、結構優化、人才為本”的基本方針,堅持“市場主導、政府引導,立足當前、著眼長遠,整體推進、重點突破,自主發展、開放合作”的基本原則,以及“三步走”的戰略目標。其中,精神力量是十分重要的。新形勢下,有必要重新認識制造的意義,繼續弘揚制造精神。

  “工匠精神”與創新創造并不矛盾,它指向的是凡事追求極致,在這個過程中,本身就需要以最開放的姿態吸收最前沿的技術。互聯網時代仍然需要“工匠精神”,制造強國離不開“工匠精神”的支撐。面對“工業4.0”時代的到來,讓“工匠精神”深入人心,這樣才會有制造強國的到來。